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吕守约《行伯(天野斋主)》

书画赏析、交流、收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久远的抒情  

2010-09-12 21:13:4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久远的抒情

吕守约

真正徒步走过长途,才会有饱含风霜的体会,才能发出豪迈的语气。我这一辈子能徒步行走六百里地,大概就那一次,现在不会,以后也不太可能。那是1967年冬,大串联,走红军路,风靡一时,红卫兵、红小兵们大都背起行李,高举红旗,奔向北京、井冈山、延安,很是轰轰烈烈。学校也都不上课,就连我们学校的教师也腾空,给来来往往的“长征者”住宿用。

我跟六位同学,穿上军装,带上军帽,脚蹬黄球鞋,扎上军用皮带,背着行李,打着红旗,唱着革命歌曲,奔向革命圣地延安。一大早我们就在学校里集合,宣誓出发。起初我们热情很高,走了一段路,就有人喊叫着要休息一会。我一直没有吭声,因为龚玉文没来,只从去上海,他受了屈辱,就再也不跟我们一起出门了,当然是集体活动。我闷闷不乐,同学曹锡龙问我咋了?我说龚玉文没来。他听了,也很难过,我们同学自小关系就好,从来没有说去哪儿丢下谁。可是已经出来了,而且都乐意走着去延安。虽说铜川距离延安不远,乘坐汽车也就一两天时间(那时公路不好,汽车跑不起来),可我们谁也没有去过那个神圣的地方。

头天晚上,我才告诉母亲,要去延安,她一早起来给我煮了红薯稀饭,还蒸了红薯让我带。我还说不用,路上有接待站,走哪吃哪。她说,从这里到宜君,七八十里路,都是荒山野岭,谁接待你?我只得装了一挎包的红薯。准备出门的父亲看见了,转回屋里,拿了一个搪瓷茶缸出来,还带着一小包茉莉花茶叶,递给我说,路上注意安全,就上班去了。所以行李,红薯等一些随身物品,让我越走越沉。就掏出红薯来吃,还递给曹锡龙、阎国兴和李平安。他们都不吃,都说背得东西太多,那里还吃得下。这么一说,我们就在纸坊那个地方停了下来,坐到路边吃东西,恨不得一下子吃完了,负担就轻了。我们这六个人,身体素质都好,也对脾气,所以,气氛和和谐。

中午时分,我们过了金锁关。过金锁关时,我被壁立千仞的峭壁震撼,看着这鹞鹰难飞的雄关天堑,心中产生一种怀古的情感。金锁关位于铜川市北15公里处,自古就为军事、交通咽喉要地。在关北侧山崖峭壁上,有清光绪年间,陕西巡抚叶伯英书写的“雄关天堑”四个大字的镌刻。此地留有历代文人诗赋,延安时期,董必武曾从此路过,留下了著名诗句:“洛河铁甲守,金锁暗云横。”转过女回山(又称搬转山,传说孟姜女为逃秦兵追杀,搬转挡路的大山),我们行走在峡谷里,顿感山高天远。顺着弯弯曲曲沟谷,迤逦而上,这才感到什么是“路途遥远”。然而,这个时候却体现了年轻人的特色,不知是谁,带头吟唱起了毛主席诗词歌曲,大家的激情一下子给点燃起来,“红军不怕远征难,万水千山只等闲。五岭逶迤腾细浪,乌蒙磅礴走泥丸......”

这里是子午岭山区,山林茂密,虽然是冬天,满山的稍林依然显露出峥嵘。阴坡里,岩石上,残雪覆盖,冰凌青黛,愈加显得宁静。路上不时遇到和我们一样的“朝圣者”,也都是稀稀拉拉,三五一群的,这样我想到了过去进步青年奔向延安,参加革命的的情景。甚至恨自己为何不出声道那个年月,也何以胸怀壮志,投身革命,奔赴战场,在轰隆的枪炮里驰马挥刀。那时的革命教育,我想绝对有许多人跟我的想法一致。

上了宜君梁,心情格外好,虽说我们一个个走得很累,热情却越来越高。来到哭泉镇,又作了小憩。所谓哭泉,就是因哭泉而得名。传说孟姜女去长城寻夫归来,歇息于此地,疲惫不堪的他,见四周皆荒山野岭,想到自己不幸,嚎啕大哭,突然就地涌泉水,后人便将此泉命名“哭泉”。我跟曹锡龙、李平安同学,来到路西一口宛若水井的石台上,见到几块残破的石碑,四周还有破砖瓦砾,知道这便是那个很有名气的泉了。是谁破坏了这里的亭阁,不晓得,旁边几株松柏,静静地伫立在寒风中。

走过很长的,逶迤蜿蜒宜君梁,来到宜君县县城。这是一座坐落在海拔近2000米山顶的小城,风景旖旎,虽说是严冬,但景色独特,有其其地理位置,是陕北与关中的分界线。我们到了这里,已经很晚,接待站依然很热情地接待了我们,热乎乎的玉米面稀饭,白馒头,猪肉粉条白菜,饱填了我们饥饿肠胃。我们住在学校的教室里,很暖和,因这里不缺煤炭。跑了一天路,很乏,可大家还是不愿立刻休息,而是热闹到很晚。第二天,照样早早地起身,奔向下一个目标。在黄陵住宿一夜,已觉很累,早早吃饭歇息。过黄陵,我们没有顾得去拜谒这位先祖,而是顺着沮河蜿蜒向东走。上了洛川原,天色阴霾,不久,雪花便纷纷扬扬起来。

上了洛川原,就等于触到了陕北,这儿已经是陕北地界了。黄土高原上的景色扑入眼帘,在纷扬是大雪中,愈加显得高寒辽远,这景象很容易让人想到毛主席那首著名的华章《沁园春·雪》。我很兴奋,默默地念着“赣江风雪迷漫处,命令昨颁,风卷红旗过大关,”休息时,曹锡龙则拿出他的竹笛,为我们大家吹奏了一支陕北民歌,《山丹丹开花红艳艳》。曹锡龙很有音乐天赋,经常参加文艺表演,后来他演奏的笛子独奏《枣园春色》等曲目还在省广播电台播出。竹笛奏出的信天游,更有一番风味,细致、悠长、高亢、清亮,把个陕北民歌风味表现的淋漓尽致。在笛声中,人们仿佛回到了红色延安时期,革命红旗、红军战士、会师陕北的那种激动人心的情景活跃在每个人的心海里。虽然,高原的风很凛冽,风雪中的我们就像战士一样,跟着笛声歌唱,那场合、那气氛在以后的许多年都不会忘记的。 “ 1937年8月22日至25日,中共在洛川县城北10公里处,冯家村召开了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,史称洛川会议。会议决定把党的工作重心放在战区和敌后,在敌后放手发动群众,开展独立自主的游击战争,开辟敌后战场,建立敌后抗日根据地。”因而洛川也是我们必须参观的地方。陕北有着众多的沟壑,就在这看似苦涩的土地上,曾经哺育养活了中国革命,是世人所瞩目的地方。

我们一路走得很辛苦,脚磨破了,手冻皴了,可我们六个人的脚步没有停下,没有一个人掉队,至今看来也很不容易。走过洛川原,走过茶坊,走过甘泉。一路上虽说冒着严寒,迎着风雪,始终,我们的热情是高涨的。然而,路是一步一步走的,没有毅力,万万不行。当过了茶坊,走起路来就感到吃力,鞋子磨破了,脚疼,腿肚抽筋,加上饥饿、严寒,同学有的已经吃不消了。看到同学的狼狈相,我突然想起“望梅止渴”的故事,就一本正经地跟他们说道:“走吧,前边不远有一大镇子,到哪儿,我请大家吃羊杂碎,炖牛肉。”平时,我不太说谎,大家信任我,这次也一样。诸如此类的谎言,大家也不反感,因而,让我重演了几次呢。至今回想起来,那是一次很艰苦的行旅,当然,和当年的二万五千里长征,我们所走的路实在不算什么,但也却有一种豪迈的气氛,一种敢于克服困难的勇气在荡漾着。腿走得发疼发困,背压得难受不堪,可是我们都克服了,值得骄傲!

在第六天,我们终于看到了宝塔山。那延河畔,清凉山,土窑洞,无一不在向我们招手。包括树木,包括房屋,包括一砖一瓦,都感到格外亲近,格外清晰。六个人没有一个不兴奋的,当时我也热泪盈眶,很像大声的呼唤:我来了!当然,我写不出来贺敬之先生《回延安》的那种诗歌来,但我此时此刻的心情依然亢奋。

走到延河大桥上,扶着栏杆,浮想联翩。多少个图画上的象征啊,就是这座大桥,就是眼中的这座宝塔,曾让我魂牵梦萦。延河水,在我眸子里流动,泛着金光;宝塔山,在我心头矗立,白云缭绕。枣园,你的灯火照亮了中国革命的前途,使我倍感神圣,无比向往......站在宝塔山上,俯瞰红尘,心里翻腾着那个久远的故事,是谁,割了自己的肉,喂那只疲惫的鹰?这个佛的故事,我觉得很真实,红军不就是那个舍生忘死,献身烈火的真神吗!他们高唱着《国际歌》,流血牺牲,取义成仁,不就是为了劳苦大众的彻底解放!

在接待处,我们喝着小米稀饭,感慨万千,就连那浓重的陕北口音也感到亲切。延安街道,人很多,操着东南西北的口音,有问:“上宝塔山了吗?”回答:“上了。我们去杨家岭。”口气很温和,也热情,这在以后的许多年里不常听得到。我跟曹锡龙一起去了位于乔儿沟的鲁艺,在那栋青砖青瓦的大厦,我们围着它转了一圈又一圈,思潮起伏,回想过去,这里的人们是怎样学习的,怎样战斗的。对于这里的一草一木,我们都给予着崇敬的膜拜,谁说那是狂热呢?延安,土房、土窑洞,却能给与我们永不磨灭的精神支柱,支持着我在以后的人生路上,敢于面对任何艰难困苦。这不是我的所得吗?

接待处给我们每人发了一枚纪念章,“延安精神永放光芒”。李平安很认真,拿着发给他纪念章和别人比较,反反复复,过来过去,叫人看了,觉得他很小气似的,在那里挑啊挑,看那个大,比那个好,挑选金子一样。我们晚上来到延河大桥上,那儿许多人在互换纪念章。过去看了,大都是些湖南、湖北、江西的人,跟我们一样,也是朝圣者。他们手里拿着他们带来的纪念章,和人兑换。因而,许多当地人和其他地方的人,都愿意跟他们交换。李平安又是一番讨价还价,最后兴奋的跟淘到了宝贝一样,乐的合不拢嘴。我在一旁,倒不急于跟谁换啥,却有个人对我说,换不换?听口音是上海人。我问,你的是啥?让我看看。看了,他拿了很多,我就挑了一枚中意的。或许他看我老实,又送我了一枚小点的。出了人群,李平安很得意,问我换了啥,看看。我说我得了两枚,人家送了一枚。他很嫉妒,很长时间,都闷闷不乐。如今想起来,十分好笑。

走在街市,畅想着过去,这里曾是中国革命的大本营,是否伟人也踏过脚下的这块土地?在西北这个红色根据地上,在这块贫瘠的土地上,人们是以何等的革命热情和信念来完成解放中国大任?历来,这里为何有那么多的英雄豪杰?李自成、张献忠等,诸多的神秘就又围绕了我。

“一道道山来一道道水,咱们中央红军到陕北”,这发自真心的歌声已很遥远,可是她激励着我整个青年时期,影响了我一辈子啊!每当我听到这首红色歌曲,就感到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说得很彻底,文艺为工农兵服务。所以,我特别喜欢看何海峡的作品,他的艺术成就,不能不说是延河水给予的滋养。他就是在延安成长起来的新中国一代艺术大师。

学生时代,我们都比较单纯,不很理解许多的事情,甚至会盲目地做一些事情,但也有优点,就是无论什么困难,只要有热情去做,至少还是为以后的人生路打了基础。不怕困难,不畏艰险。回想当年老一辈革命者,不也是“书生意气,挥斥方遒。到中流击水,浪遏飞舟”。

六百里路云和月,在今天看来不算什么,高速公路,高级汽车,一天能跑几个来回。那时候我们用脚步丈量,六天时间,怎能不记忆犹新?怎能忘怀?往事就是往事,不是今天的事,我觉得再说一百遍也不多,毕竟是我们一代人的经历,弥足珍贵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