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吕守约《行伯(天野斋主)》

书画赏析、交流、收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麻雀  

2010-09-22 00:14:3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麻雀

吕守约

 

连续下了几天雪,世界白茫茫一片。因是星期天,睡个懒觉,起得较晚。洗漱完毕,上街买菜。蔬菜市场,买菜人很多,卖菜的却很少,摊贩们就趁机涨价。其实,这么大的雪,有菜就不错了,我将就得买了几个萝卜,半斤生姜,割了二斤肉,打算回去让老婆包饺子。走到市场门口,见房檐下的空地上几只麻雀在蹦跶,其中有的羽毛很黑,不是自然的黑,我知道那是从烟洞里钻出来的。它们很大胆,敢在人面前觅食。我想,这在以前是没有的。记得小时候,一到雪天,小孩们就会在雪地里支了簸箩筘鸟,也有人拿了弹弓打鸟,一旦射杀、捕获,便将猎物用黄泥包了,在火上烧着吃。今天想来,一只麻雀,没有指头蛋大的一点肉,有啥吃的?然而,毕竟吃了,事实,谁也无法否认。

回家的路上,我注意了一下,在落雪较少的矮树丛里,也有许多麻雀,它们站在枝条上,随着凛冽的寒风,瑟瑟发抖。也鸣叫,但没有风和日丽的时候那么欢快。它们明显是饿了,或许长时间的饥饿让它们没有了歌唱的兴趣。回到家里,孙女跟老伴在看电视,老伴见我买的菜,就去忙活着。我不喜欢看电视,就打算画画。画什么?路上我就想好,就画麻雀。平时我大多画山水画,翎羽类的较少画。

麻雀,我太熟悉了。普通的平时竟对它视而不见,即使我见不到任何鸟,也能随时随地看到它小小的身影。它没有漂亮的羽毛,灰不溜秋,跟黄土、石头一样不引人注意;没有美丽的歌喉,叽叽喳喳,喋喋不休,像个一台婆娘戏。它的两条细腿腿不会迈步,总是一蹦一跳地走路。在电线上、树枝头、墙头上、屋顶上,瓦檐下都可以看到它们的身影。大概在生物里,除了人身上的虱子和狗,它是离人类最近的一种鸟。它就住在人家的屋檐下,烟道里、以及人类建筑的它所能够藏身的地方。早时,谁的少年梦,没有早晨被麻雀唤醒过?  

麻雀离人近,数量多,它们吃草籽,也吃人们种下的粮食,大概它们也以为那是草籽吧。或许它们根本不懂得进化,从来的遗传就认得草和草籽,不晓得何谓粮食。曾几何时,灭四害运动,它们被列入“四害”之列,人们行动起来,它们就到了世界末日。从城市到乡村,从工人到农民,男女老少齐上阵,从乡村子、田野、房屋、树林中,凡麻雀可能落脚的地方,人们敲锣打鼓(敲打洗脸盆)、摇旗呐喊,惊得麻雀们无地可栖,只能惊慌失措地在空中不停地飞,最后,因其疲惫不堪,落地毙命。

麻雀是益虫还是害虫,早有定论,无须赘述。这小小的精灵,是什么时候开始在地球家园出现的,恐怕古生物学者也没有个准确的定义。它很难饲养,金丝笼也关不下它。记得儿时,我常捉鸟,偶尔活捉一只,但不敢用手去抓,因曾被它坚硬的喙啄过几次,还被啄破皮肤。而且,它的气性很大,一旦被俘,就绝食,不吃不喝,还挣扎着撞笼子,过不了一会儿就会死的。人们都知道金丝笼,那是关金丝雀、画眉、鹦鹉、百灵等名贵鸟的地方,它们优美婉转的歌喉,华丽的羽毛,引得贵人、小姐等心旷神怡,笑逐颜开。麻雀却不识抬举,一旦被关进笼子,失去自由,它就会不停地反抗,在笼子里扑扑楞楞,或往笼子上碰撞,直至头破血流,翎羽纷飞,死而后已。面对它们视死如归的气概,也只在人们的口头上留下一句叹气:“唉!麻雀气性大,难伺弄。”大概,人们不知道,处于食物链底层的麻雀寿命很短,大概只有两年。然而就这两年短暂的岁月,它们也过得很紧张,面对许多危险,亦可说是严寒刀剑日相逼。可怜的麻雀!其实,作为生灵,作为人的邻居,麻雀并不被人讨厌,自古就有人将它画在宣纸上,绫绢上。作为素材,它被花鸟画家垂青,因而也进入了人们“高贵的居室”。一丛草花或者一丛竹子等,几只赭色麻雀,即可很有活气地一幅作品,因而那个元素都不能少,少了,便失去了意义。

我蘸饱了画笔,欲待下手,就见窗外一群麻雀飞过......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