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吕守约《行伯(天野斋主)》

书画赏析、交流、收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丰腴的黄土高原  

2010-10-13 15:35:2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丰腴的黄土高原

吕守约

生活在黄土高原上,特意去看黄土高原,听起来似乎有些滑稽。洛川有个黄土国家地质公园,我去的就是那里。还是朋友杨新社提议的,他是洛川人,邀请我去他的故乡看看,当然正中下怀了。值重阳时节,他兴致很高,说刚好回老家看看,要我跟他一块去。第二天一大早,他就开车来接我。

新社是位很聪明的人,在政府部门工作。他知识渊博,思维新颖,总能讲出一些新鲜、新奇的创意。一路上,他讲了许多关于黄土高原的话题。他说,你应该创作一幅反映黄土的作品,一定很震撼的。他的家乡在距离洛川县40公里的地方。今天不去家里,因老家没人了,都出来了。谈话中,我才得知,当初他上学时很艰苦,尤其是在西安上学,每回一次家,就得走七八十里的路,全是步行。有两条路可以走,一条是走到宜君的公路边,一条就是走到洛川县,两边的路程一样远。所以,他每次都是起五更,晓月晨风,走在蜿蜒的山路上。我想,也可能就是那样的走路,才是他磨练了意志,也生发了对黄土高原的一种特有的情感吧。由此可见,他对黄土高原的理解不是一般的客观,而是具有深层次的思考,不乏包含他的故园之情。因而,他的热情迅速感染了我。

我对黄土地上的景象一直很注意,尤其是在一次去了陇东,看了那里的土窑洞,很震撼。那是在平地挖下去的一个四合院,然后在一边的土壁上打了窑洞,若处在一边,根本看不出有人居住的痕迹,很是隐秘。再就是看了陕北的窑洞,很自然地联想到祖先们从巢居到穴居,再到离开森林、大山,用树木茅草搭建居室的过程。就会觉得人的历史虽然很久远,但也有他发展进化的痕迹遗留下来。这就使我想到了人文初祖黄帝。当看着漫漫的黄土地,逶迤起伏的黄土高原,咆哮的黄河水,不禁就会有所感悟。华夏民族从一开始就跟黄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黄土地里,有着这个民族的魂灵,他不是游荡着的,而是跟黄土一样的浑厚,一样的广袤。从古到今,黄土地上走过多少英雄,出过几多美人,而这些英雄、美人都和其它地域的英雄、美人有所不同,充满了憨厚、彪悍、粗犷、刚毅、大气,温情、娇媚、大度、聪慧、忠贞,和低俗不沾边的。不说李自成、张献忠这些农民英雄,就说近代的刘志丹、谢子长他们,在这块黄土地上建立了革命根据地,是中央红军有了落脚之地。是黄土地、黄河水养育了中国革命,才有了中国革命的胜利。今天去看黄土高原,准确地说去看比较集中的黄土景色,心情很开朗。思绪也就像绵延起伏的高速公路一样,快速地延伸着,延伸着。

天气很好,秋色斑斓,高原上视野开阔,天高云淡。我们在洛河大桥的桥头停下,走到观景台,看气势恢弘的大桥。幽深的河谷,143.5米高的桥墩,长虹一般的桥身,在晴朗的秋野里格外壮观。在这里已看到黄土高原恢弘的气势了,褐黄色的土质,浑厚雄壮。尤其站在高崖边上,看对岸陡立崖壁,在秋阳里愈加显得俊俏了。深深的沟壑,使有恐高症的人绝对不敢站在这里俯视的,我都有些头晕了。过了洛河大桥,就是洛川了。在洛川县城,新社的朋友为我们接风,白了丰盛的宴席。在座的都是黄土地上的汉子,但也并无粗陋印象,他们个个都温文尔雅,彬彬有礼。他们的和善,让我顿时减去了旅途的疲劳,席间,通过他们的交谈,可以看出他们的这些朋友都很有建树。喝酒是一定的,他们酒量也都很大,我不敢小觑,很是谨慎地应付着。无奈人家一片好意,频频举杯,也不可推辞,只得随其自然,结果一场酒下来,几乎醉了。我的酒量还算行,可是觉得在他们中,似乎就不行了,或许“年龄不饶人”。完了,他们中的一人说,下午他还要摆一桌,不来不行。我们就在他的一位朋友带领下,前往黄土地质公园。

一出县城,映入眼帘的尽是苹果园。洛川苹果很有名气,个大、皮薄、色润、脆甜,因而供不应求,这里的果农发了财,这里的经济也一定很不错了。塬上平坦,跟平原没有什么区别,唯一就是遇到沟壑,却又是另一番样子。毛主席有一句诗,“山高路远坑深,大军纵横驰奔,谁敢横刀立马,唯我彭大将军”。虽然说得是陕北和甘肃交界的地方,但都一样的,那“山高路远坑深”,就是对黄土高原地貌一个很好的总结。很快,我们就来到地质公园。

以往我写生注意过黄土山,只是没有见过如此聚集的黄土构成的景致。这是个面积有5.9平方公里的地质公园,包罗了黄土高原上几乎所有的地质特征。在这里可以看到黄土经长期的风雨浸蚀,冲刷,地壳运动,造就成的独特造型,使人陶醉于大自然美妙绝伦的艺术创造中,沟内黄土滑坡、崩塌、黄土悬沟、黄土落水洞、黄土桥、黄土柱、黄土墙、黄土台、黄土阶梯、羊肠小道等微地貌构造奇特,天然成趣。新社说,这些景致,画成一幅画,一定别具一格。我沈思在秋风里,似乎有一曲什么音乐在耳边飘忽着。我下乡的时候住在黄土窑洞,从农民那里知道了他们对黄土的分类,熟土、生土、立土、卧土等,还知道打窑洞得找立土,卧土容易垮塌的。就在这片黄土地上,他们生生世世地生活了多少辈?高地落差,平畴沟壑,景致辽远的黄土高原,此刻让我浮想联翩:秋风梳理着丰腴的黄土地,秋阳下闪光的树叶和摇曳的雏菊,是否在吟唱一支古老的歌曲?曾经浩荡的兵马为谁而起,撼动了河山九万里。古陶上的图案那么神秘,小河边移动着美丽的少女。当初的竹笛,是否飘荡在空旷的山谷里?灵动的游丝,能否编制最初的美丽?......

从地质公园出来,我的思绪还沉浸在那个山谷里,又回到华丽的酒店,似乎还有些挥之不去的意思。主人们的盛情和浓烈的酒在等着,看来不醉一场是不行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