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吕守约《行伯(天野斋主)》

书画赏析、交流、收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市井  

2010-10-07 13:50:0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人烟聚集,亦带有贸易性质,大都称之为市井,也包含粗俗鄙陋的成分。例如市井之徒,多带贬义,其中也似乎想说明在这块地方没有大的忧患意识等。但是,市井是个纷杂的地方,啥人都有,啥事都出,鱼龙混杂,也绝不都是“喇叭是铜锅是铁”的那个浅显概念。很早的市井小,现在的市井大,而且大得多,繁华的多。我说一个小镇,很小的镇点,或许在历史上曾经辉煌过,但在我的记忆里,它总是灰蒙蒙的,一点都不起眼。但也是“麻雀虽小五脏俱全”的,百货公司,农具公司,蔬菜商店,土产门市部,废品收购站,粮油供应点,理发部,以及街道上钉鞋修理自行车的都有。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,春夏秋冬,似乎在脑海里轮回,一个模式地变幻过来过去。冬天,霜花一派,青烟缭绕;夏季,赤日炎炎,街道人稀,惟镇边上一条细流,招引洗衣的妇人,蹲在水边浣洗,听得远处柳树上传过来的蝉鸣,跟电锯锯木料的声响似像。春秋两季,街上人多,大都是乡下来的农民,他们称之为“逛大街”。我要说的故事发生在夏天,一个炎热的酷夏;我要说的主人公是个少年,十二岁的男孩子。

男孩姓黄,叫二毛,绰号狗蛋,小学五年级学生。他大脑袋,因而显得脖子细,细长眼,眼珠发黄,其他小朋友说他像俄罗斯人,故而在发生口角时,骂他混血儿。他话不多,倔强,给人感觉,好像他一直在想心事。学校的老师提起他直挠头,说他是逃学大王。他父亲就打他、骂他,他也不吭气,眯缝着眼,蔑视似地不知在想啥。等他父亲骂够了,他才仰起脸,“有意思没?一天就会嘟嘟噜噜,看你也成不了大器,舞弄个竹篾荆条就了不起了!有本事喝酒喝西凤、茅台,还喝小角楼?”已经准备干活的他父亲,听见了,顺手抽了根竹篾就要抽他,他已经跟兔子一样,尥蹶子似地跑出了门。

他父亲是篾匠,编的一手好活,竹篮,席子,竹蒸笼,也编织草席,荆芭,荆条筐子等。那个时候农业学大寨,修水库,修梯田,因此生意很不错。不过,他所做活的店铺是集体的,虽说只他一家人干活,但有公家派来的主任兼书记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