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吕守约《行伯(天野斋主)》

书画赏析、交流、收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山野神韵  

2010-10-08 12:40:1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山野神韵

吕守约

我在铜川地区的山里转了多年,有一个地方,竟然全不知,就是金锁石林。庚寅盛夏,我托摄影师赵双蛟先生,让他把我的百米长卷《图写铜川》制作成缩小后的照片。之前,我做过,非专业,怎么也弄不成,一年多了,成了心病。和赵双蛟闲聊中,听得他说金锁石林,感觉好奇,因问何在?他说在金锁关镇渠家庄村不远处。我有些疑惑,因只闻云南路南石林,也去过,铜川这个地方有石林,倒还是第一次听说,而且,他还说,石林面积有3.2万平方米呢。我知道双蛟不打妄语,但也将信将疑。因为金锁那个地方我去得次数多了,也从没有人向我提及过。就想去看看,问双蛟有没有时间,他说,有,随时奉陪。

几天后,一个晴朗的日子,我们俩人就去了金锁乡渠家庄村。在何家坊下公路,向西,顺着乡间小路,盘山而上。走了大约二三公里,就见半山一村落,隐在烟树之间。再往前,车不能过,泊车于大槐树下。徒步向上,村边,有一泓碧水,几个村姑在洗衣。离泉水不远处的大树下,一头黄牛在悠闲地咀嚼,几只鸡子在觅食。从这里开始,坡度变陡,路的西边是陡立绝壁,砂岩,岩石的缝隙里生长着酸枣、枸杞、椿树、松柏等;路的东边是一条深沟,沟底石头上,有明显被大水冲刷的痕迹。我们脚下的路愈来愈窄,也显得阴湿,土层上有苔藓,脚有打滑的感觉。好在阴湿的路不长,五六分钟,我们就走到了宽阔一点的路上。所谓宽阔,其实也就是视野开阔罢了。此地看去,北边漫上坡,直通远处山顶;西边则依然陡峭,是葱郁的森林;东边,就是石林了。此时,我已浑身是汗,就建议在一株大核桃树下歇息一会儿。坐在树荫里,顿感山风习习,很惬意。闻得山谷间鸟鸣,草丛中蝈蝈唱歌,偶尔,一声知了的鸣唱也觉得舒服了。双蛟指着石林方向说,在那儿,一个大石头下,有一泉眼,传说是海眼。当地老百姓说,只要海眼向外喷水,就得闹灾害,灵验得很。同官志记载,民国十八年喷过一次,历时三个月。那年,陕西大旱,颗粒无收,饿死了很多人。以后,每过十来年,海眼就碰发一次,水柱有十几米高。百姓说:“海眼喷,大事临。”而且,就在那个多灾多难的1976年,海眼就喷了,据目击者说,那次喷发的水柱,较他们所知的哪一次喷的都要高。至于喷水与事件的关系,是否啥巧合或者其他,就不得而知。

再向上走,就一条细路,草很深,让人担心草从里会不会有蛇?结果我就看见了蛇蜕,破蛇皮袋子一样的碎片,挂在草丛里的枝头上。不禁一个寒颤,我并不胆小,但一想起那种冷血动物,总会起鸡皮疙瘩的。于是向草丛和石缝逡巡搜索,实在不希望突然看到一条那个动物。因石林在一土塄上,所以,看到它时,已经到了跟前,这是吓人一跳,也有可能是提前被蛇蜕所产生的臆想左右了些。几个矗立的石柱,带着狰狞的姿态,就站在面前。像亭立的孔雀,俯瞰的秃鹫,探海的神龟,一块块铁褐色的石柱子上,顶着各种姿势的造型,映衬着悠悠碧空,的确联发人的想象。走过矗立的石柱子,是一条更深阔的石头林子,我想走过去细看,怎奈上边欲坠的巨石和下边湿滑的草窝,使我不寒而栗,就打消了探险的念头。面对着奇异的景象,我不敢想象再往里走该是什么样子?突然,草丛中突地跑出一只兔子,着实吓了我一跳。双蛟正拿着相机寻找拍摄角度,也惊了一下,好在相机的带子在脖子上套着,否则,非掉下不可。其实,这主要是太静的缘故,诺大的地方,就我们俩人,再有山鹰不时发出嘶鸣,山谷回响,又加上奇形怪状的石头,怎能不心里发虚?此刻,我才发现自己真得孤陋寡闻,越来越多奇异景致让我吃惊。正是鬼斧神工,巨大的石人,有的像翁仲,有的似两个高古的神人在对弈,则有的似军师再向大将面授机宜,有的巨熊熊咆哮,有的似神猿望月,还有一组酷似驼队,正如西安丝绸之路起点的群雕,但阵容要大得多,简直就是浩浩荡荡驼队,载满货物,漫步在浩瀚的沙海......看着立体的大自然的雕塑,欣赏着千奇百态的造型,不禁暗暗赞叹,这是啥时候的山崩地裂所造成的啊!石头上覆盖着厚厚的苍苔,暗褐色显示出它被风霜侵袭的历史。真个是:

鬼斧神工,

赋予石头了生命。

大肚子弥勒佛,

嬉笑着紫燕,在苍翠山中。

空寂山林不空寂,

私语窃窃石林峰。

谁演故事,

问此处可是仙宫?

顺路向前,弯过一个大石墩,眼前一片开阔地,较平坦。宽大约100米左右,长近300米,地里生长着没膝高的玉米。对面一幅巨大的浮雕群展示在面前。可真的是开了眼界,诸多的元素,任尔驰骋想象:众生礼佛图,唐僧取经图,湘云醉酒图等等,目不暇接。此刻,只觉得隐隐地有天籁之音飘荡,整个身心已融入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艺术殿堂,奇异的石头,空旷的山野,微微的山风,恬静的庄稼,鸣唱的昆虫,游弋的鹰雀等等,似乎都在作了这山的一部分,将一幅绚烂的画卷徐徐展开。

一只松鼠在窥视我们;一只蜥蜴在石头上伏着,等待着他的美餐;一只蚱蜢土地从眼前飞过,闪动着艳丽的翅膀。在夕阳接近西山头的时候,我们也结束了石林一游。归途,我想着那些大自然赋予了生命的石头,它们埋没在这山里多少个纪年了?人们为何不在这儿搞个旅游项目,这个胜境,不逊色那些已经包装的诸多石林啊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