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吕守约《行伯(天野斋主)》

书画赏析、交流、收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文章千古事,丹青抒情怀  

2011-11-11 10:29:4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文章千古事,丹青抒情怀

——读黄卫平

吕守约

 

吴越自古多俊才,而数十年行吟于渭北山城的多产作家黄卫平先生,的确是带着南方人独有毓秀风骨,在铜川这块文化积淀厚重的土地上勤奋耕耘,收获颇丰。他著有长篇小说《大顺花魂》,中短篇小说集《魔幻巷道》,散文集《阳光之旅》、《东方陶瓷古镇纪事》,文化专著《孟姜女》,史学专著《大顺史稿》。短篇小说《魔幻巷道》,散文《天祭》等获中国作协、中国煤矿文联乌金文学奖,多种作品被改编成广播剧在中央台、陕西台播出,小小说《铁匠刘》获中国首届微型小说大奖。这些都是人所共知的,然而作为他的另一个作品,数量很多,并未发表,人们知之甚少,那就是他的花鸟画。说他的画算文人画不很准确,因他是在文人画基础上对国画有着更深一步的认知。其实,我也是最近才接触他的画作。

我跟朋友聊天,听朋友谈起黄先生,得知他也画画,而且画了很多。因而就引起我的好奇心。我知道文人在文章之余,兴致勃发,也会挥毫泼墨,或书或画。如陈衡恪(1876——1923)说文人画:“不在画里考究艺术上功夫,必须在画外看出许多文人之感想”。也就是说文人画因出之于具有艺术修养人之手,其文学性、哲学性、抒情性、趣味性较之匠人画和院体画有着明显区别,其雅致、墨趣、意趣更浓。

他出身书香门第,其祖父黄雪渔(1888——1932),海派著名花鸟画家,跟著名海派画家金梦石同时代人。“雪渔自受业于何研北门下后,所作花卉翎毛几无一不酷肖,其陟此幅精彩,尤觉过之。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观此益信之。愿得者永宝诸(之)。”这是黄先生家传的一幅黄雪渔画作《猫趣图》上适庐的题跋。何研北(1852~1928),名煜,研北是字,以字行,海派名家,上海人。早年因母老无人奉养,放弃出洋游学德国的机会,经人介绍认识了著名画家胡公寿(名远,字公寿,1823~1886)。胡感何研北之孝,鼓励他学画养亲,并亲自带他到位于上海城隍庙西的朱梦庐(朱偁,字梦庐,1826~1900)寓斋,拜托当时画花鸟画最为有名的挚友朱梦庐,教授研北。研北成名后与任伯年(名颐,字伯年,1840~1896)等为友,与“每于灯尾茗侧,谭艺无虚日”。故何研北师门,有“先师胡远、任颐,后为朱梦庐入室弟子”之说,在上海“卖画六十年,名噪海上”(摘自海门新闻网) 。

在拜访黄先生时,乘着酒兴,我提出要观赏一下先生大作,他十分谦逊地给我展示了他的画作,约200幅之多。面对墨趣十足,赏心悦目的一幅幅丹青,着实使我吃惊,诸如《江南花雨》、《寒鸦戏水》、《石兄梅弟》、《梅妻鹤子》、《幽香》、《春江水暖》,可以这么说,他的这些画都是即兴而作,因而笔墨酣畅,色彩缤纷。大概是血脉传承,他的画表现出一种特有的质感和气感,又不全是文人画,却在诠释着传统文化内涵。我想这应该跟他平素修养有关,细致而不刻板,儒雅而不迂腐。他做学问很严谨,就拿他的《孟姜女》、《大顺史稿》来讲,他能做到“字字皆有出处”,绝无“臆断猜测”,就是他的治学态度。一部六十万字的《大顺史稿》,是他二十年心血凝聚,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,给世人一部真实的大顺史实。

读了他的画作,参观他的所谓的书房,真可以说“文气十足”矣!先不说其他,单就桌子底下,门边,窗台,床头,几案,凡能置放东西的地方,都摆放着他平日搜集来的古董,诸如石雕、残碑、瓷片、灰陶、宜兴壶等。当然,数量最多的还是书籍了,几个高大的书橱,装得满满当当,整整齐齐,全是书。由于书太多,三个书橱的书都是里外两排摆放的。而且,书籍跟其他东西挤得没了多余的地方,一张几案要作写字台就显得窄小,主人就用书本在边上堆积的跟几案台面平,以弥补台面面积的不足。我注意了一下书目,都是些历史、文学、哲学,有许多我从见过的古籍和一些孤本,真是大开眼界。说实在的,先生家里的家具并不时髦,很旧的沙发,很旧的家具,唯一新颖的是客厅里窗户根摆放的一盆花卉开得正盛。

我们品茶论画,茶乃铁观音,画乃先生的新作。他说,之所以为画,尤其花鸟画,则应赏心悦目。我看了他的大作,觉得他虽非专业画家,但对中国画的技法却不陌生,譬如填、点、钩、先后染、先染后、接染画法、没骨画法,当然他的画基本属于写意画,所以,点垛、点簇他自然熟悉了。从他的画作上看得出,有吴昌硕、任伯年、齐白石的影子,他也说临他们久矣。但他的画作里又充满了别样激情,尤其是那幅《江南花雨》,画面清丽且浓艳,纷纷落红似乎韵染了潮润的空气,给人以如梦如诗般的享受。再看《寒鸦戏水》,他没有画“戏水”,而是以得胜归来的鱼鹰站在船头,拍打双翅,得以抒发戏水之豪情,可谓构思不凡,彰显了作者的艺术修养积淀。我们聊得兴起,他打开电脑,让我欣赏了一家拍卖行公布的黄雪渔老先生的《竹雀图》,打眼一看,就知道是大家的作品,无论构图和笔法以及色泽上,皆堪称一流。我在看先生的作品,似乎有些传承在里边,却又一下说不好。和先生交谈,受益匪浅,他渊博的知识来源于他平日的好学、苦学,也跟他的阅历有关。他跟我等一样,也是五十年代生人,他“1969年下乡插队,1973年招工到煤矿当井下掘进工,1975年调铜川矿务局矿史编写组任采编,1979年起任新闻干事、科长、宣传部副部长,1994年后任《铜川日报》副总编辑、总编辑、社长,高级记者。陕西省作协理事,铜川市作协主席。陕西省有突出贡献专家。1978年开始发表作品。2001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(黄卫平简介)”。从他看似在我们同龄人来讲,人生道路算是比较通顺的,但也足以证明他数十年来坚持不懈的努力和奋斗。他初中毕业下农村,下井,而后走上跟文学有关系的工作岗位,若非天资卓越,勤奋刻苦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。他待人温文尔雅,没有一点架子,平易近人,也是我等的榜样!现在他也是儿孙满堂,享受着天伦之乐,乐得自在,依然还是笔耕不辍。我尤其喜欢他的文章,就说他写的有关铜川历史方面的文章,文字优美,论据清晰,着实让人读了能学到不少知识。我想,这就是学者,正真的学者!

寓意,拟人是文人画最具有的特色,代表着其人之修养跟情趣,所以,历来很得人们喜爱和推崇。文人画由来已久,“诗画一律”大约就包含这层意思。譬如苏东坡、吴道子、董其昌、八大山人、石涛等,都乃文人画之大家也。他们都是古人,我无法看到其原作。但是,我见过当代三位作家的画作,一是贾平凹的画册,二是高建群的画,却是在他的作品《大平原》中看到的,真正看到原作的,也就是黄卫平先生的画作了,也是得于我们同在一座城市。贾平凹的画朴拙、大气、古怪,哲理意味很浓厚,跟他的小说一样,近乎白描;高建群先生的画作,就是他小说里所描写的人物,虽说近似漫画,但用墨巧妙,很能表达人物以及历史社会背景,趣味十足;黄卫平先生的画作跟以上两位又不一样,很具江南风味,墨趣浓厚,可以说是浓妆淡抹,看似清风扑面,而又包含了北方人的粗犷和大气,这跟他的经历有关。文人作画,随意性很强,也就是性情跟思绪的表达,所以,诗意盎然,很有意境。他的花鸟画很有装饰性和趣味性,这些较常见的文人画有所不同,因其构图奇妙,艳而不俗,而且雅俗共赏。

从先生家出来,我依然回味着他的画,一路上我都在想这样一句话:文章千古事,丹青抒情怀 。  

 

2011年11月10日于天野斋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