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吕守约《行伯(天野斋主)》

书画赏析、交流、收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读杨慎《临江仙》畅想  

2011-10-10 11:48:1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读杨慎《临江仙》畅想

吕守约

 朋友嘱我作画,命题是《白发渔樵江渚上》,起初,我并没有在意,就觉得是一幅“坐地话桑麻”而以。然而,当我铺了纸,拿起笔要画的时候,却迟疑了。因为这首被世人列为《三国演义》开头篇的词,我还没有真正的理解,只是在电视剧听过,感觉很沧桑感,而且很深沉雄壮。于是,只得放下手里的笔,在书橱里取出了搁置已经近三十年的古典小说《三国演义》。仔细琢磨,又翻腾资料,知道了杨慎作这首词的社会背景后,方悟得杨慎这首词的绝妙之处。杨慎(1488~1559),明代文学家,明代三大才子之一。字用修,号升庵,后因“他为人正直,不畏权势”“不避斧钺,敢于犯颜直谏”而流放滇南。

 词的首句,作者以宏大的场面展开,波涛汹涌的长江,滚滚东去。使人立刻有身置其境的感觉。当你望着浩大的江水一路朝东,不舍昼夜,而且亿万年来如斯,想想我们那个人能得知在这个时间里,有多少风流人物随着时间而消失,而他们的功绩伟业也会随着时光的流逝,被滚滚的大江带走,此刻,怎能不发出喟叹“浪花淘尽英雄”! 正如苏东坡那首《念奴娇·赤壁怀古》,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”的豪迈、悲壮,具有功成名就后的失落孤独感,又包含有高士对功名利禄的轻淡感。让人感到深沉、浑厚而又快意,可谓历尽沧桑。“是非成败转头空”,此句道出了作者此刻回望人生,一生漂泊,勘破尘世,将以往的所谓“功名”、“成绩”、“遗憾”、“争斗”、“荣辱”等等全部抛弃,只有清风明月,“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”。自然界的“青山”、“夕阳”,是不会改变的,能够经得住亘古以来的长河的考验,除此之外,就是反反复复的朝代更替、变换,而这么个“变换”当中的一瞬就要使我们耗用一生的时间作为代价,真是“人生苦短”啊!这里,作者也流露出的悲哀和叹息:在大自然里渺小的人,生命之短暂!上阕,作者以沧桑的口吻为我们讲述了人在自然中是微不足道的,人应当以正确的态度处事,把个人的得失不要看得太重了。正如毛泽东在其词作《采桑子·重阳》里所说“人生易老天难老”一样,都是以客观的世界观诠释人类与自然的关系。但是作者却给我们展示了一幅他有内心构筑的画图:浩浩荡荡,奔流不息的长江,浪花翻腾,一路向东,不舍昼夜。在这个场面下,历经人生坎坷以及磨难的人,谁不由内心发出感慨?易逝的人生,在不老的青山跟夕阳面前,何足挂齿呢!那么我们看下篇,作者笔锋一转,将自身融入画中,“白发渔樵江渚上,惯看秋月春风”。这里就是一幅图画:两位白发老人,一个打渔的跟一个砍柴的,坐在江渚上,谈笑风生,似乎忘记了流逝的时间,他们所谈论的主题无关尘埃里的琐屑,更不关乎时事政治,因为他们看惯了“秋月春风”。他们生性恬淡,行迹于江河湖泊、山野林莽之间,一天到晚也很忙碌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繁衍后代,闲暇时,“一壶浊酒喜相逢”。看得出作者很羡慕那些渔樵,平起平坐,无有尊卑,也没有许多的烦恼,“任凭风浪起,稳坐打渔船”,生活的潇潇洒洒,自自在在。也似乎在诉说着他只有在“有朋至远方来”,他才能够“不亦乐乎”。至于世事变迁,作者以一个“惯看”而了之,不屑一谈,抑或很轻描淡写。也只有心静如水的人才能够固守淡泊,他把自己比作渔樵,可谓其心境恬淡,而在这份独享的宁静中,他也喜得有朋友来临,品茗,喝酒,犹似闲云野鹤般的消遣啊。“一壶浊酒喜相逢”。“浊酒”,应了那句“醉翁之意不在酒”的名言,“在乎山水娇秀也”。“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”,这一句回应了“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”。整体看这首让人千古吟诵的美词,分析杨慎其人,他的确是位“临利不敢先人,见义不敢后身”高风亮节的君子,而且是饱学的鸿儒。这首《临江仙》凸显了他旷达超脱,大彻大悟的历史观和人生观。

 杨慎一生作品很多,都恨优美,尤其是他对历代的评论,更为特色,譬如:说隋唐二代一词《临江仙》:“一片残山并剩水,年年虎斗龙争。秦宫汉苑晋家茔,川源流恨血,毛发凛威灵。白发诗人闲驻马,感时怀古伤情。战场田地好宽平,前人将不去,留与后人耕。”好一个“白发诗人闲驻马”,分明一幅白描,栩栩如生的将一个场面搁在我们面前,一个“闲”字,道出了作者自身的思想和处事。接下来,他说锦绣河山,前人(指帝王将相)是拿不去的,还得后世的人来打理。可以联想,当他看到的平畴田野,便会把郊野征战,旌旗林立,横尸遍地联系在一起,感叹“为谁而战,为何而战”,郊原流遍了奴隶血!他们得到了什么?只有眼前的耕者依然不辞劳苦,一边在劳作,一边还唱着劳动号子,抑或民间小调呢。作者的恬淡与参透,隐在字里行间。我倒是觉得,这首词跟上一首比较,一样的令人回味无穷。这时我明白了为什么后人要将杨慎的词放在《三国演义》部首,当做开头篇了。罗贯中(约1330-约1400),汉族,山东东原人(今山东东平县)名本,字贯中,号湖海散人。也就是说罗贯中在写《三国演义》时,世界上还没有杨慎其人,据传是清康熙年间,毛纶、毛宗岗父子对《三国志通俗演义》进行了全面的加工润色,并作了精彩的评点,并将这首《临江仙》放置在《三国演义》的开头。我想可能天意,再也没有哪篇诗章能胜任得了了,那么贴切,好像就是专为《三国演义》而写的一样。

 那么我该怎样完成《白发渔樵江渚上》?我得到的元素是:青山,松柏,长江,渔樵,酒壶酒碗,远去的渔船,平远的远山和深远的白云等等,那就试试吧。

 

 

 

2010.10.10于天野斋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