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吕守约《行伯(天野斋主)》

书画赏析、交流、收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春天的心曲(四篇)吕守约  

2011-10-10 21:05:18|  分类: 天野斋主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一  徜徉落星原

年前,又出了一本画册,一点成就的感觉,随着过年,很快就过去了,下一个目标是什么?还没想好。我的信条是,反正不能闲着,活着才有意义。有什么意义?这个问题,好回答又不好回答。我不会发“行尸走肉”、“碌碌无为”、“造粪机器”、“浑浑噩噩”等诸如此类的感叹和长叹,却也很难找出来“庄周梦蝶”那样的虚拟境地,毕竟我是一个有点思想的人。人到了一定的年龄,当然地会知天命,冒险跟不靠谱的事情一般不会去涉及。很少个人交流,总怕言谈失误,贻笑大方,弄得难堪。不经意间,发现春天到了,便突然感觉腿脚似乎有些迟钝起来,是心理作用还是实际情况,我不敢断定,总之,心里升起一丝恐慌。大概是漫长的冬季使人变得像东西一样发毛了,还是气温的升高使人感觉疲惫?我决定出去走走。

步入郊区,舒缓一下情绪,是难得的享受。至退休以来,整日地呆在屋里,除了画画,最多也就是接送孙女上学、放学,好像就再也无所作为了。今天阳光不错,空气清新,心情也不错。落星塬上,和风吹拂,路人稀少,踟蹰到了郊外。这是早春二月的天气,我倒是觉得像三月那样温暖了,一丝汗气在脸上散发着。我发现柳丝变软、发绿,远处的树林看起来,有一股淡绿色的烟岚,雾团一样,轻轻盈盈的。树林后面的村舍显得清晰,那烟岚,是墟里青烟呢?还是我老眼昏花了?但我明明看得到路旁大树上树枝已经在悄悄地发芽。不远处,一株高大的杨柳,疏落的枝桠间一个老鸹窝,两只黑白相间的喜鹊正绕着树飞翔,还喳喳地叫唤着。麦地里两只黄狗在追逐,一前一后,趟起一溜烟,消失在田畴的远方。在地边毡子一样的草丛里,几片新绿透露,反射着阳光的明媚。白居易的那首成名之作在耳边响起,真真的远芳侵古道啊!我坐了下来,掏出一支香烟点上。一股泥土特有的芬芳扑入鼻孔,感觉到一种原始的野味来。从西边走过来三个妇人,看样子是城里人,她们边走边嘻嘻哈哈。我想,她们大概是去采荠荠菜的。我发现麦田里生长着不少的荠菜。不由得发出感慨,人啊——什么才能满足呢?过去吃荠菜,那是因为贫穷,现在富有了,却又嫌细米白面腻味,需要野味调节了。看着穿戴华丽的妇人们清闲的身影,我想起了那幅画,好像叫做《丽人行》,是反映贵族生活的一种作品,谁的作品?却忘得一干二净。像我这个年龄的人,挖野菜、吃野菜,不是啥稀罕事,大凡都经历过,没有经历过的,估计是近些年从国外归来的“海龟”们。回想往事,区区六十年的经历就如浮云一般,吃糠、炼钢、下乡、动荡、改革、退休,就是那么感到沧桑,那么,看看国家的历史,会有什么样的感觉?悠久吗?怎么说呢?可不是坐看云起时那么简单了。还是古人说得好:春风又绿阡陌。多少个春风又绿阡陌?仰脸看看白云,举目眺望远山,白云的变幻无穷,远山的清寒淡漠,你还能看到什么?只有呼呼的风声在耳畔唱歌。皇天后土,人只不过是匆匆过客而已,对广大百姓而言,幸福是什么?幸福就是衣食住行能满足、绿叶阡陌任欢乐吗?我还真的一下子回答不了这个问题。记得有位大人说过:“发展才是硬道理”,用这句话婉转地回答这个问题,我想应该差不多。满目的麦田,是农民希冀,而为了丰收,他们就得辛勤地耕耘,这个过程,是否就有幸福?草木枯荣,人的生老病死,这些都是自然规律,谁也不会认为世界的色彩会是他一个人的,要不怎么回叫做芸芸众生呢?草木的一个轮回是一年四季,人的一个轮回是多长时间?当然也就数十年,上百年。而在这个有限的轮回过程时间里,每个生命都在发生着变化,又都在为延续着下一代而努力着,这就是生命之歌。植物由种子、发芽、拔节、开花、授粉、结果、落叶、枯萎,人呢?出生、成长、配偶、生子、变老,是不是都要行走相同的路?就是生——死这个距离。而就在这个或长或短的距离里边,有都得与各种环境或者必须的发生某种事件相联系,于是人们就有了喜怒哀乐。我觉得这个场景,也只有音乐才可以表达的出来。

 

二  雷原春晓

三月十八日,有寒流,空气灰蒙蒙的,但还是春天了,只是略感一些寒意罢了。我在家里坐不住,一大早就去了老区。朋友张新民很是高兴,非要置酒菜,小酌几杯,我不同意,说这阳春三月,闷在屋里喝酒,倒不如出去转转。我与新民相交甚笃,其性情豪放,于人真挚。他知道我的意思,于是打手机跟他的朋友要车。车来了,我们便出门。司机说去哪?我说雷原。

雷原是铜川市宜君县的一个乡镇,位于铜川东北部山区里,系桥山山脉南部。钟情于雷原,还是因为那里绮丽的风景和带着神秘色彩的山川。我曾经多次去那里写生,多是小步陪我去的,现在他忙于工作,就无法相邀了。宜君是座山成,坐落在海拔1000多公尺的山梁上,是中国著名的避暑城之一。虽是山城,却也不寂寞,人来人往,倒也繁华,大概从古至今皆是如此。这里山多庙多,据说有老爷庙、娘娘庙、山神庙、财神庙、龙王庙、药王庙,因而庙会就多,最为著名的庙会有五里镇的二月二,三月三庙会;尧生的娘娘庙会,会时都聚集着宜(君)、洛(川)、黄(陵),还有城隍庙、云梦、寺天、高楼洼的庙会也很有名气。可以想象,各个庙会的届时,众多的信男信女们上庙里焚香求签、还愿,出家人忙着敲木鱼念经的场面一定很热闹。至于神案前的供品也颇具地域特色,各式花馍、糕点、钱财、香纸、果品等,呈现着宜君的物产丰饶。古朴的庙宇,雕梁画栋,半隐半现地在翠绿的云山之中,不时有隐隐的钟鼓声回荡,梵音萦绕,犹如仙境一般。

去宜君得经过金锁关,在巉岩逶迤的峡谷里行进,很有一种风味。车窗外的针叶林翠色暗深,疏落的杂木,诸如秋木、杂木等稍林,细看也已经有了变化。杨树的枝梢发出白色,以头露出淡淡的绿雾,远远望去,纱缦一般。车顺着公路蜿蜒到了哭泉梁山,但并没有经过哭泉镇,而是在距离哭泉镇二里路的距离时,拐上了通村公路。标注着通往雷原云梦。此时,眼前顿时亮堂起来,残原上十分清静,路上很少有行人,就是想问个路,估计也得走十几里路呢。直行、拐弯、上坡、下坡,路不宽但很平整,这让人想起前多年的公路来。司机说,现在的乡村道路比以前的省道都要好了,平坦、没有坑坑洼洼,不知以后咋样?……车下到了谷底,棋盘镇就在眼前。棋盘,是指传说里的仙人曾经对弈的一块大石板。再往前,经过一个村落,名字也很奇特,叫木瓜寨,也称木瓜城,我专程来过这里。这个具有关城的村落起于何时不得而知,只不过那个关口的确是险要,一面是壁立的巨石,一面是陡峭的山岩,一个很小的口子,而且路也陡峭,这在冷兵器时代,是“一夫把关,万夫莫开”的所在。再就是地名为六子圪垯、老圪垯这一类让人无法捉摸的名称,很神秘。山川里的河流是雷原河,它顺着川道曲曲折折,由西南向东北流,通往洛河,汇入黄河,奔向大海。川道不宽,河床更窄,山岩被河水冲刷成一道凹槽,足见得其历史悠久。虽然是春天,山坡上的植被在东风里复苏,抖擞着精神,可山的阴坡里依然有坚冰在泛着青光。玄武岩下挂着三冬的杰作——清冰,令人眼前一亮,它也告诉我这里夜晚的寒冷如何了。毕竟春风挡不住,你看,那巨大的冰块不是在滴水,这就是春的信息,这就是即将到来的山花烂漫的昭示啊!

来到雷原乡政府所在地雷原村,首先看到的是一座秀丽的山峰——青峰山,它就在乡政府对面。山下的雷原村是一三岔路口,古时的军事要冲、隘口,三条路分别通向宜、黄、洛三县。青峰山据说因药王孙思邈而闻名,山上有石洞,唤作药王洞,有古人遗留的碑谒为证。山下,有一广场,矗立着雁门支队的纪念碑。我们一行来到纪念碑下,我特地看了碑文的篆刻:雁门支队是在中共红宜县委领导下,响应中共中央、西北局关于在国民党统治区进行革命活动,牵制当地国民党武装力量的指示,于1946年9月成立的一支红色革命武装。创造了瓦渣岭歼灭战,白家沟、油坊台伏击战,偏桥镇公所巧缴敌枪,许家源火葬敌车,桃村智取等许多以少胜多的光辉战例,谱写了高村突围、红砖梁、四郎庙攻坚战等悲壮的革命史诗,有效地牵制了国民党军队对延安的进攻,掩护了王震将军率部从中原突围后顺利返回陕甘边区,有力地配合了人民解放军解放大西北,涌现出了一批如田维平、强自刚、张文秀等革命先烈和王俊昌,张守顺等一大批战斗英雄,他们的英名永载史册。看着被风吹雨打的字迹,浮想联翩,前人金戈铁马,浴血奋战彷佛就在昨天,让人不由得不肃穆钦佩啊!在乡政府里,我们遇见了这里的民间诗人邢某,他让我们看他的作品,厚厚的几大本,从字里行间洋溢着一位乡土作家的真挚情怀。顺口溜式的诗歌饱含却有情感,是一个山里人在绿水青山之间的行吟。通过他,我知道了桐花原、皇后村等很多别具一格的村子,就村名来听一定很美,下次来一定的去看看的。我即兴在心里构思着一首诗:

青峰明月,雷原风雪,共几多危岩城阙?数不尽马踏清霜,烽火几起几灭。子午岭红旗,任西风猎猎。雁门支队,闯破黎明的前夜。春晓处,花放时节。深山天籁,古镇览胜,一路不歇。……

从雷原回归路上,我发现山里的树木一开始吐露绿芽,尤其是雷原河道里的山桃树,花蕾已有玉米粒大小,瑟瑟地在带着寒意的春风里。

 

 三  桃花依旧笑春风    

从什么时候开始,人们以春天的桃花来比喻佳人,用粉面桃花象征美人的娇嫩、姣美、羞涩?前一段我在和谷先生的博客里得知,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之子于归,宜其室家。桃之夭夭,有蕡(fén)其实。之子于归,宜其家室。桃之夭夭,其叶蓁(zhēn)蓁。之子于归,宜其家人。”《诗经·周南·桃夭》。他说这是国人最早的以桃花比喻美人的诗言,并且,他还作了一幅画《桃夭》,很有风趣。偶来兴致,查阅资料,知道了桃花,“即蔷薇科植物桃树盛开的花朵。桃花原产于中国中部、北部,现已在世界温带国家及地区广泛种植。”

记得看过一首诗,是唐人崔护的郊游题诗:“去年今日此门中,人面桃花相映红。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。”这首诗《题都城南庄》更比《桃夭》具体形象,而且更加描写的深刻。又有唐孟棨《本事诗·情感》载:“崔护……举进士下第,清明日,独游都城南,得居人庄,一亩之宫,而花木丛萃,寂若无人。扣门久之,有女子自门隙窥之,问曰:‘谁耶?’以姓字对,曰:‘寻春独行,酒渴求饮。’女子以杯水至,开门,设床命坐,独倚小桃斜柯伫立,而意属殊厚,妖姿媚态,绰有余妍。崔以言挑之,不对,目注者久之。崔辞去,送至门,如不胜情而入,崔亦睠盼而归。嗣后绝不复至。及来岁清明日,忽思之,情不可抑,径往寻之,门墙如故,而已锁扃之,因题诗于左扉门……”这个故事是真实发生的还是作者虚构的,已不可考,但是这首诗的艺术魅力是无穷的。尤其是诗的后一句: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。道出了世事之无有而无奈之事,原本难料,也引发人对人生无常的沉思。

铜川桃花非常之多,每当春天来临,满山遍野的山桃花令人目不暇接,每一个沟沟壑壑里都有如披上了锦缎一样,绚烂缤纷。一次,正值桃花烂漫时,我向北去城十数里,来到马勺沟。一进山沟,两边的山坡上就是一大片一大片的桃花,蓊蓊郁郁,霞光片片,绵延将近十里。这里,每年春日醉人的时节,桃花芬芳,烂漫妖冶,馨香四溢,引得城里许多人结伴趋之。节气似乎跟人的心情相通,约定好似的,每逢清明前后,总会有一场细细的春雨,滋润干涸的泥土。桃树的枝干也转而间如流通了血液,充满了水分,愈加显得多情善感,干净明丽,粉红妖冶的花朵,不正像丽人的脸庞?枝梢也柔嫩,经和煦春风轻轻地舔抚,阳光的照耀沐浴,它就将储存了一冬的能量释放出来,枝头蓦然鼓了花蕾出来,把最美丽的生命华章奉献给了这个养育他的世界。此时的河道里也是花的世界,有孩童穿梭于低矮的桃树之间,弄得落英纷纷。有的小孩在大人的引导下在河里摸螃蟹,欢乐的声音不时穿过花丛,飞进我的耳朵里。当满目的红粉影响到了你的心情,你便会深深地佩服昔人所造的那个词句——红粉佳人,若不是这浓艳春色让他灵感涌动,也一定是他千锤百炼的语言的精华。你很难分辨桃花的一枝一花,远远望去,就是分红色的晕染,一团团、一片片的,犹如一群群的仙女从天而降,在这山里聚会。我想,王母娘娘的生日欢宴的歌舞,也不会比这桃花的盛开更加出色。和风阵阵,把桃花的芳香散漫世界,微漾着所有人的心房,馨香、心扉、感悟、毓秀,这些似乎沾边又似乎不沾边的字眼叩击着激情的诗意。这种自然的洋溢,坐在房子里无论如何是难以感受到的,仔细聆听,一种隐约的声音在萌动,这种感觉正是在夏夜里观赏令箭花放时的画外伴音,很优美,难得的。坐在草丛中大石头上,想要记住眼前的芬芳,但无论如何总是一片红云,而是在不断变化着的红云,用笔墨断难表现得出的。桃花,妖娆烂漫,竟弄身姿,引得少女们攀于枝头,采撷佩饰,正是“人面桃花相映红”。小巧,娇嫩,动人的颜如玉啊,使人不忍心用手碰它,它是那么灵动、纤巧,惹人爱怜。将眼前的景象跟崔护的诗放在一起,你会怎么想?难道不赞叹崔护的精湛艺术?你不为曹雪芹构筑的红楼梦里的黛玉葬花而拍案叫好吗?“侬今葬花人笑痴,他年葬侬知是谁?……”“三月香巢已垒成,梁间燕子太无情。明年花发虽可啄,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。”悲悲戚戚,肝肠寸断的情感、情思,我觉得就是“桃花依旧笑春风”的最佳诠释。通过和自然的接触,联系人类社会,那种凄美的无奈就会像一个曲子油然而生在心上,久久地徘徊着。世界上美的东西是什么?我觉得是人的心灵,心灵的感悟和心灵的相通,对事物感知和相通,而并不是客观上的色彩。珍惜一切美好的东西和事物,因为包括自己,不过是匆匆过客,宏观上来讲就是昙花一现。爱人和被人爱,珍惜天物,这个世界才会更加美好。无论是崔护还是曹雪芹,他们都是以诗人的眼光,哲学家的思想在吟哦,以桃花拟人,抒发人间的真实情愫,其艺术魅力当然不同寻常了。

总之,时光似水,不舍昼夜,世事变迁,但——桃花依旧笑春风!

  

四  樊笼的鸟

现在的许多孩童大都会背诵这首唐诗:春眠不觉晓,处处闻啼鸟;夜来风雨声,花落知多少。也许我居住于水泥钢筋构筑的楼房里,这种感觉却丝毫没有。只是眼见得窗外阳光明媚,树木泛绿,楼下院子里的玉兰花含苞待放。没有鸟儿的宛啭,似乎春天没有那个趣味了,很枯燥、乏味。我就决定去老市区转转,那里朋友多,可以聊聊所谓的废话。于是,乘车去了近乎三十里地的北关。正遇逢五过会,难得凑热闹,改换一下寂寥的心情,我便随着熙攘的人流进了沿河的市场。

客观的说,的确市场繁荣,物质丰富,可谓菜篮子工程的胜利。菠菜、韭菜、莲菜、萝卜、大葱、芹菜、白菜、蒜苗、圣女果以及反季节蔬菜等,令人目不暇接,虽说价格也不便宜,毕竟是要啥有啥,不能不说这是一种进步,市场经济吗。穿过人流,来到新桥另一段的河堤上,却是另一番景象。堤岸的垂柳下,莺歌燕语,花香四溢,原来是一处花鸟市场。树上挂着常常一排精致的鸟笼,有的用布罩着,有的却显露鸟儿的美丽。几乎每一个鸟笼跟都站着一个年长者,他们是鸟笼的主人,在得意洋洋地听人评论着他的鸟儿如何如何。这里是花鸟市场,有关养鸟的用具样样俱全,鸟食碗、鸟的饮水缸、鸟笼、挂笼的钩子、鸟的食品、面包虫等。当然,鲜花更不用说,大棚里培植的,从南方运来的,由仙人掌之类的肉本植物到石榴、杜娟之类的木本植物都有,草本的不用说最多。我还是看这些失去了自由的鸟类,更有卖鸟的人,在向他们吹嘘他的鸟儿多么能叫,多么能叫出各种声调来,涂抹星子飞溅,煞有架势品评,似乎鸟儿的本领就是他这个作为主人所调教的,很是自得其乐。我将每一个鸟笼都看了,他们的笼子里关着的大都是画眉,最多的还是色彩斑斓的鹦鹉,也有百灵、黄鹂、鹩哥、八哥、红脯麻鷯跟黄金翅这一类鸟儿。一只鹩哥时不时地发出一声:你好!你好!似乎在卖弄风骚或者卖乖,引得一些人注目一下,或者道一句:这鸟会说话!一只大鹦鹉没有被关进笼子,也没有逃脱失去自由的命运,它的腿脚被一根精致的镀金铁链拴着,在一个木架上站立着,不时用它那弯钩式的喙撕扯链子,当然一切都是徒劳。我听一位鸟贩子向养鸟爱好者在快快奇谈,他的鸟儿是怎么怎么难捕,怎么用鸟诱子,在哪儿张网才好不容易捕得着。我从心里不赞同他们如此养鸟,也知道这些养鸟的老年人只因无事可做,或者得不到心灵慰藉,抑或百般寂寥,聚集在这儿是为了散心、聊天,大多绝非沆瀣一气的。而只是以鸟儿为前提,找点趣味,有个早晨出门锻炼身体的缘由罢了,名曰遛鸟,实际是遛自己的老胳膊老腿罢了。自然界中的鸟儿大量减少,是与人类活动有关,但不是因年老的几位老人所造成的。记得前几年报纸上刊登西安等大城市,有些不法商人唯利是图,竟然用麻雀当做一道美味招徕顾客,至于野鸭、鹧鸪、斑鸠、甚至天鹅就更不用说了。大规模的偷猎以及大量的滥用农药,也是鸟类骤减的一个重要原因。前几天我外出郊游,发现很多果园的四周都安装了太阳能灭蚊灯,这样对苹果的生产当然有利,然而,我想在灭虫的同时是否也灭掉了一些益虫呢?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,只是试问。但生物链这个问题可是早就有人提出来,如果只为了一些水果的经济效益,破坏了生物链,是否得不偿失呢?

大自然是美丽的,而为了自己的一点欲望,不择手段地去破坏它,最后的结果也一定的人类来负这个责任。譬如大气变暖,引起的一系列自然灾害,受害者是谁呢?当然无须说明。鸟儿是大自然里的精灵,它有美丽的羽毛,悦耳的歌喉,从古到今,不乏有关鸟儿的诗词歌赋,从来就没有人把它们当做敌人,或者讨厌人的东西,它把美丽带给世界,而并没有得罪于人类,而人类却不公平地对待它们,何等不该!据说地球上每天都有很多生物绝灭,那么何时绝灭的只剩下人类?这些年国家搞退耕还林,退耕还草,生态的确改善不少,但是,我感觉鸟类却不见增长,而是越来越少了。虽然说某某地方见了天鹅,某某地方有了绿头鸭,我还是认为鸟类的生活环境越来越差,不容乐观。可以比较,以前常见的乌鸦少见了,空中翱翔的大雕少见了,就连麻雀也不多。河水遭受污染,没有鱼虾、蝌蚪,食鱼虾的这些鸟类怎能生存?记得四十年前,就连铜川的天空中,铜川的漆水河里也能见到“鹰击长空,鱼翔浅底”的景象,虽然当时人们还很穷,但饮用水绝对纯净。工业发展,人类攫取,河水黑臭,鱼虾不见,但街道上仍然繁荣。当然,很多媒体关注了这些,政府也下了大力气治理,很有收效。可是维护人与自然的和谐不是那么简单,这也得提高广大公民素质,搞好持续发展经济的远景规划,与国计民生联系起来,才能更好地发展。

樊笼里的鸟,它们是否还记得辽阔的田野和幽谧的山林?是否还记得山涧的小溪?是否......无助而无奈,也许它们已经适应了金阁玉食的生活,即便放它出去,它也未必乐意呢?在乐在其中的鸟贩子和养鸟人当中,你看不到他们真正的快乐,在一张张沟壑纵横的老脸上,你能看到什么呢?我想起了鲁迅笔下的Q。太阳温暖,白云依旧,谁能听到、看到、理解到孟浩然原来的雅典诗意了?曾经富有号称文明古国的土地上,需不需要那种田园?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