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吕守约《行伯(天野斋主)》

书画赏析、交流、收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翰墨诗心 寄情云山  

2011-10-01 19:15:0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翰墨诗心  寄情云山

——吕守约山水画赏析

唐云岗

    近读吕守约先生《春润九野》、《彭园秋梦》、《南梁晓雾》、《大香山寺》、《玉华千秋》、《暮云白雀寺》等画作,徘徊于云山、碧溪、古刹之间,令人如醉如痴,流连忘返,仿佛进入了仙境,可谓画意恬静而不浮躁,笔墨浅淡而意境深远。几年前曾看过先生的画展,当时感触颇深,心中很佩服这位笔耕于渭北山区小城的业余画家。那幅《图写铜川》的百米长卷,田畴沟壑,岫岩林莽,烟树村舍,踽踽行人等,可谓气象万千,规模宏大。而这次欣赏先生之作,却有另一番感觉。虽然我对中国山水画论知之甚少,但心中却激荡着许多感言,可以看出,先生的审美趣味和师古不泥这点较之先前更为精妙,其造诣在某种程度上以迥异于几年前的画艺。

守约先生是上世纪50年代初生人,一个甲子的人生阅历和近五十年的绘画修为,形成了其独特的艺术风格:追求自然,去除杂芜,力求达到理想而又完美的禅意的境界!其人不善言语,内中毓秀,少年时就受民间艺术影响,在中原的乡野里,接触了诸如剪纸、泥塑、面塑、草编,耳濡目染了石雕、木雕、以及乡间在过节或在社稷庙会上的民间艺术展示等,滋养并熏陶了他的艺术之根。他的阅历跟他同龄的人都差不多,上山下乡,参加工作,直至退休。所不同者就是他几十年如一日地坚持绘画,从不懈怠,即便是现在已经退休,依然闻鸡起舞,甚至当灵感来时,竟通宵达旦地置身于画室,伴着梵音和古典音乐,沉醉于高山流水之中,苦旅于艺术创作之妙境。我与守约先生接触不多,但每次都要喝两杯,很是领略了他的酒中风采,可谓“莫使金樽空对月”之风范。平日里,我也能喝两口,但和他比,却是小巫见大巫了。他为人大度,不计较细琐。他的画作在市场上价格不菲,但他却并不在意金钱,只要你喜欢且懂得他的画,他会毫不吝惜地赠送于你。我也得到过他的赠与,当然是我要的,他呵呵一笑,便满足了我的喜爱。铜川耀州古时候有位大画家范宽,他“风仪峭古,进止疏野,性嗜酒,落魄不拘世故”。我想,守约是否也有“性嗜酒”呢?是否画家都有那点嗜好呢?至于“落魄不拘世故”,守约的大度与豪放,我觉得倒是颇有些范华原之风呢!范宽被誉为“画山画骨更画魂”,2004年,美国《生活》杂志评出上一千年对人类最有影响的百位大人物,范宽位列第59位,这是我们中国人的骄傲,更是我们铜川人的骄傲!守约的画作能达到什么程度,我不是这方面专家,不敢妄言,但他的作品被中南海收藏,却是事实。2010年,他被中国文化艺术终身成就奖艺术评定中心评定为中国文艺榜——中国当代文艺人物,并荣获“水墨中国艺术成就奖”,艺术品等级定为“一级珍贵艺术品”;在中国文化部和中国中外文化交流中心联合举办的“第七届中国文化艺术政府奖‘华文奖’”上,他获得“最佳创作奖”。我想,这在我们这个山城也可以算得上不小的荣誉了。

守约先生好读书,也好写作,他在工作岗位上就写出了《税收论》等专著,也创作了很多诗歌散文。前不久,我在大型文学刊物《秦岭》上看到了他的散文《南凹牧歌》,确是一篇文字很优美的文章。在他的书厨里,摆满了各种文学、美术书籍,诸如《唐璜》、《战争与和平》、《中国历代画论类编》、《诗词格律》等。这并非摆设,我取出几本浏览,在书页上看到许多他用签字笔、铅笔、圆珠笔勾画之处,还有感言随笔等。传统文化乃至西方优秀文化的滋养和积淀,表现在绘画上,使守约先生的画作有着非同寻常的意境。

    守约先生善于多种皴法并用,第一次见到他的半成品画,我就被宣纸上他用笔皴出的巉巉山岩而震撼。他的画笔墨有力,虚实有度,看似细腻,却又透露出北方山水俊严之气象。画中的渔樵耕读,他用墨很简单,但非常有力度,使人物栩栩如生。而所表示的云岚之气,似在山间游动,活灵活现。你可以在他的画幅上任意选一块品读,皆是寸地寸景,一点也不拘泥雷同。《画鉴》有论,“董源得山之神气,李成得山水之体貌,范宽得山水之骨法”,守约的作品,是否得以上所述的“三得”呢?这需要大家论定。但我知道,好的艺术作品,需要的要素和让人的理解方式是一样的,那就是要有灵性,能跟大多数人的心灵相沟通,达成一致,引发共鸣,差异就是理解的程度不同而已。在金碧山水《古镇立地坡》里,守约先生使用了大块堆砌,重彩设色等手法,画中深重赭红色的山石,乳白色的飘逸云岚,近乎于墨色的烟树映衬着的村舍,在夕阳下流金溢彩,展示出古典的韵律和趣味,很富有音乐感。再看他的黑白与设色,也有着多重性的创新和创造。可以说,“笔以立其形质,墨以分其阴阳”的传统绘画观深深地“烙印”在他的脑海里,但他却没有忽略色彩在山水绘画中的重要作用。我们看他的浅绛山水,他着重表现用笔墨的灵动,而刻意精简具象的布局,从“三远”中表现山野、崔巍、沟壑、江河、平湖,以达到突出主题。再看他的青绿山水,也是主题鲜明,只不过突出地彰显出色彩的平静和具象的厚重,表现出另一种美感。在青绿山水《宜君八景》里,守约先生以不同的视觉,浓重而又灵动的笔墨,从历史的,现代的各个角度,诠释宜君梁上的风光胜境。尤其是那幅《云梦云海》,表现得尤为淋漓尽致,让人如觉云翳拂面,雾岚铺地一般。清人邵梅臣在《画耕偶录论画》中讲:“山林有烟霭,无之便是俗笔,而烟霭非但由烘染勾勒而得其形也,贵求其神韵焉。盖用笔得法,自然有烟霭。”这乃邵梅臣“九州历其七,行路几万里,所过万水千山,到处参悟画理”所得。从吕守约诸多表现铜川风光的作品中,我们可以理解到守约先生的心境,也理解到他之所以如此作画,首先他是熟悉并热爱铜川这方热土的,他以他的画笔写画、写诗,讴歌斯山斯水,讴歌斯人,以回报养育他的这一方热土。中国山水画构成的元素很多,大概由于文人画的影响,中国画讲究诗、书、画、印构成,守约先生在这方面也作了很成功的尝试。譬如他的浅绛山水《秦巴烟雨》,其题诗曰:“烟雨迷蒙汉水秋,秦巴隐约沟壑幽。云裹定军奇峰兀,木叶拜将忆风流。浩浩大川东滚去,漠漠黄土掩王侯。渔樵煮茗话桑麻,征帆带去无限愁。”我觉得很具有风景诗韵味,犹似一壶佳酿,颇有无穷的回味。

翰墨诗心,寄情云山,可以说是守约先生如今的生活概括,也是他艺术追求的终生概括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1年10月1日于六然斋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