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吕守约《行伯(天野斋主)》

书画赏析、交流、收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禅梦香山寺  

2011-10-08 18:06:3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禅梦香山寺

吕守约

  佛不远,路远;路不远,佛远。善由心底生,佛缘自然来。大香山,梵音悠悠,涤荡了多少凡夫俗子的心,呼唤着未来的大善、大美,那千年不息的韵律,你可听得见否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题记

  香山寺坐落于子午岭南的耀州境内,因原寺内供奉菩萨肉身而闻名遐迩。这个古老的建筑群,在耀州之西50公里处,是当今人们度假旅游的好去处。我们知道,史称佛教的大乘佛教是在西汉末年(公元元年),经由帕米尔高原传入中国的。因此,北国蓊郁苍翠的八百里子午岭,就成了佛教的乐园。素有“万顷林海映白塔,千嶂叠翠闻诵经”,抑或曾经一度“家家阿弥陀,户户观世音”。一时间道、儒、释三家相立并存,相互影响,因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,就是劝人向善。耀州自古流传着一个《香山还愿》的故事,说的是南北朝时期,有个被称为妙庄王的国君,有三个女儿,妙金、妙银和妙善。宫殿就在今耀州区关庄镇的墓坳村,至今,立于宫殿遗址前的“神树”依旧郁郁葱葱。碑石记载,有传说妙善修炼的寺庙,有隆冬时节开莲花的“插花岭”,也就是当年皇帝的“御花园”。民间传说,印证了一本佛经《观音本愿经》上的记载,妙善公主是观音大士的化身,她不嫁达官贵人,一心修炼佛法。因此,恼怒之下的妙庄王烧了她修行的白雀寺,她便上香山修炼。后来,妙庄王患疾,需亲人的眼、手做药引子,妙善公主得知,毫不犹豫地为父亲献上自己的眼和手。妙庄王病愈,前往香山还愿,得知是自己女儿妙善献的手、眼,尤为感动,便封她为“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”。故事被人编成戏文,就一直在香山庙会上上演。近来,还被拍成了电视剧《香山传奇》,搬上了荧幕,而且,编剧和操作这个电视剧拍摄的人我还有过接触,他叫王小兵,一个性格内向温文尔雅的小伙子。妙善公主这个听来似乎有些荒诞不经的故事,千百年来在民间传诵,而且越来越深入人心,大概这个故事里禅的韵味十足,便愈加得到佛家子弟的推崇和敬慕,随之,神秘感就愈来愈加浓厚了。

  一

  佛讲缘,不可说,也未必可意会。但大香山的景致一直让我痴迷,对于一个爱好舞弄笔墨的人来说,没有不被佛山境地所吸引。聆听梵音,感悟自然,也本是我一直所钟爱的。更何况那有着美丽传奇的大香山,一直是我魂牵梦萦的。机缘不期而至,过程最为重要。

   辛卯初秋,一个晴朗的日子,我回老区儿子家,得朋友建铜跟王戈文相邀,去大香山一游。第二天,一大早晨,我们便出发,走的是北路(铜正公路)。我在王益区住,他俩居住地在印台,所以,他俩开车来接我。然后,我们就掉头向北而去。这里,走南路(210国道)和走北路的距离几乎一样,而北路则比较清静,路上车辆也少得多,风景却好得多了。一路上车在青山之中蜿蜒行进,路也平坦,虽然坡很多,却也不妨碍车的行进速度。其实,一出金锁关,便进入了属于丹霞地貌的大山里,可以说一路上风光旖旎,空气也新鲜了许多。青黛的远山逶迤起伏,赤红色的岩壁上油松葱郁,路边盛开着许多紫荆花和各色的野花,很使人赏心悦目。纵横的沟壑里,溪流潺潺,浪花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白光。路上车很少,不是看到华丽山雉飞起,还有山老鸹在阳光下煽动着美丽的翅膀。山野的清静引发了戈文的兴致,他打开音响,放出的是《青藏高原》。甜美的歌,优美的旋律,愈加使心田安顿了下来。

   建铜说了一句话,我们这是去拜佛,还是去看佛?这句话让我跟戈文半晌无法回答,还是他自己解说了,“佛就是你,你就是佛。”这话似乎在哪儿听过,于是,我们谈论起了有关禅的故事。戈文便又播放起了梵音《南无阿弥陀佛》,李娜唱的。叩心弦的音乐,犹如由亘古悠悠而来的清风,轻轻地涤荡着被尘埃久久掩盖的心灵,使人原本浮躁的心智霎时安静了下来,似乎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都张开了,呼吸新鲜空气一样的感觉到无比舒畅。尤其李娜那恬静而又安闲的吟唱,让人顿时进入佛堂那样,感到一种静谧庄严之境界里,和虔诚的人们的心融汇到了一块儿,如同沐浴阳光一样的惬意,心中的此刻,布满了游动的霓虹,是纯净的那种,游丝一般在心海徜徉着。《般若波罗密心经》,“南无阿弥陀佛。佛南无阿弥陀佛......”天籁之音,宛如从天而徐徐降,演唱者如痴如歌的吟唱,犹如一条流动的彩色河流,诠释者佛教教人为善,勘破尘俗的私欲和杂念,把个“赤条条来,赤条条去”的人世观,一语道破,让世人放下物欲、名欲、肉欲,走得轻松,活得自在。由此,我就又想到了妙善公主以手眼做药,想起了佛割肤布施苍鹰,想起了断臂立雪,想起了舍身燃指,想起了诸多的有关以体肤释佛的传说故事,不由得思潮起伏!梵音悠悠,思绪悠悠,窗外的美丽景色在向后退去,退去。

   戈文博学,他讲了两个小故事,很有意思:

   一个说的是两块来自同一座山的石头,却有着不同的命运。一块石头被雕凿成了佛像,高高的供在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的庙堂里,而另一块石头则被凿成长方形,让人当做石阶,由人踩来踩去。石阶说佛像,咱俩一样都是石头,你为啥就让人顶礼膜拜,而我却有人踩踏?这太不公平了吧!佛像说,你才挨了四刀就做了阶石,而我呢,挨了成千上万刀啊!可以说是千刀万剐!

   再一个故事更有意思,说的是古人苏东坡爱开玩笑而引发的以故事。一日,苏东坡到金山寺和佛印禅师打坐参禅,觉得身心通畅,好不自在,问禅师,你看我坐的样子怎么样?禅师答,好庄严,像一尊佛!东坡闻之非常高兴。禅师接着问东坡:“学士!你看我坐的姿势如何?”爱开玩笑的苏东坡不放过嘲弄禅师的机会,说,像一堆牛粪!禅师听后,并不恼怒,反而很高兴。于是俩人就不再相问了。东坡觉得自己赢了禅师。得意洋洋。后来,他乐滋滋地把这事告诉他的才女妹妹苏小妹。苏小妹听了哥哥得意的叙述,反而说,哥哥!你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输了!禅师心中如佛,也就看你如佛,而你心中龌龊,像一堆牛粪,因而你看禅师才像的牛粪呀!

  智慧的禅故事,能启迪人的心智,甚至会让你封闭的心在刹那间领悟到沁脾的馨香。这时候你突然会觉得往往大的智慧其实很简单,并没有你苦思冥想的那样神秘和奥妙。就像鸡蛋不破不立一样,但是人们每每接到问题,总是会往巧的一面去思考,于是就走入困境,自己把自己卷入一团乱麻之中,百思不得其解,就入了“聪明反而聪明误”的套子里。很多问题的解决,得需要本质的体谅,也只有还原其本来面目,才得以认识到事物的本质,也可能抓住这件事物的关键所在,水到渠成,自然而然。但是世上很多问题被各色的外包装裹着,很难寻找出它的真相,纷杂的外表使你受了蒙蔽,让庐山真面目因在迷迷蒙蒙烟云雾里,自然也就无法得知其本来面目。苏东坡因心里“心中龌龊,像一堆牛粪”因而也就错认为自己睿智,结果反而被法师嘲弄了。这是他的苏小妹给破解了,否则,至少在一段时间内,苏东坡依然会得意洋洋,走在一边偷着乐,也未可知也。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水;看山还是山,看水还是水。这就是看着自己心性跟自然界的认识与沟通了,是与不是,都是那一双眼睛,而又不全是那一双眼睛,一种无形的禅悟,这就是法眼矣。

  我三人谝得高兴,不知不觉就过了过金锁关,翻崾崄梁,走杏树坪,再由要去一路西南行,大约共八十公里路,便来到大香山下的瑶峪村边上。可谓山一重,水一重,百十里路笑谈中,这是现代化工具的功劳。

  我知道,和妙善公主有着密切关系的白雀寺就在瑶峪村村中。我看过有关白雀寺的资料,全国的白雀寺有很多。瑶峪村的白雀寺,据《铜川志》记载,“建于宋雍熙年间。寺宇巍峨,古树苍老。清同治元年(1862),为土匪所毁。同治十一年(1872),乡人重修大殿。”去年夏日,我跟李延军去过一次,那里很清静,大殿门上锁,只有一个僧人在篇室做法,很认真的。已经没有了记载里的规模,印象是一个近乎于荒芜的院落,有几通残碑,其中就有同治十一年重修大殿的碑碣。倒是僧人屋里传出的梵音,给那里平添了神秘的色彩。古人有诗曰:“救出火坑拜祖师,夕阳白雀剩残碑。自今古壁烧痕在,犹想当年一炬时。”诗中所说的白雀寺是否就是瑶峪村的这座寺院?不得而知。

 二

  我抬头仰望巍峨的大香山,山上的蓊郁葱茏的松柏间,琉璃瓦映照着富丽堂皇的光彩,依山而构筑的建筑群,色彩与山体融为了一体,很是壮观。山势东西走向,主峰分东峰、中峰、西峰依次排列,酷似一个巨大的笔架,又象一个巨大的香炉,远望之,东峰、中峰、西峰尤如三根顶天香柱插入炉中。从瑶峪村边看香山,先是茂密的森林向山根延伸而去,再就是万丈悬崖拔地而起,悬崖顶上便是寺院,很是险峻的。清人郭泌咏香山的组诗里就有《云崖晓钟》:“正是僧寮起咏经,东方三两见残星。香山山顶云崖寺,一片钟声天外听。”你不得不佩服他的“云崖寺”、“一片钟声天外听”,将个佛教圣地非常形象地勾勒了出来,庄重肃穆,神秘圣洁。

  车在路上时,我并没有看到许多游人和车辆,到了这里却见很多游者和各种小轿车,也有大约是远路来的大轿子车。现在的人富裕了,车辆也都很有档次,奔驰、丰田、桑塔纳、别克、奥迪、现代、路虎等等,这在几十年前简直不敢想象。有人大都穿着时髦,大姑娘小媳妇们衣着华丽,男人们也穿戴不凡,似乎是到哪里做客似的。和悦写在一张张不同的脸上,他们的眸子里流露出的是惬意和满足,甚至也有点张扬,在和畅的风里,这种洋溢着满足跟幸福的气息随风飘去,去的很远。遥想古往今来,何时有如此的景色呢?即就是大唐盛世,至多也就是花马咴咴,彩轿乘乘,而绝大多数人依然是布衣布鞋抑或芒鞋马靴而已。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,现在的景色一定不如那个时候。我幻想那时的景致应当是四野树木幽幽,荆棘遍地,幽篁青翠,锦鸡游弋,鹿鸣呦呦,钟声回荡;苍崖碧树,飞瀑湍泻,山岚弥漫。我不知道王维是否来过此地,吟诗作画,衣襟风月呢?以后的杜甫回鄜州可路过这里?按理说他那次有彬州回鄜州理应路过这里的。是否那个时候此地已经荒芜,也是跟距离此地不远的玉华宫一样:“溪回松风长,苍鼠窜古瓦。不知何王殿,遗构绝壁下。阴房鬼火青,坏道哀湍泻。万籁真笙竽,秋色正萧洒。美人为黄土,况乃粉黛假。当时侍金舆,故物独石马。忧来藉草坐,浩歌泪盈把。冉冉征途间,谁是长年者。”也许我们的诗圣思念亲人心切,不暇顾此吧?可以想象,荒山野岭中,只有他和一个随从,而且随从还得担着行李,如若去了这荒无人烟的地方,是否吃饭也成了问题呢?如果他到这里来了,一定会为我们留下更为绚烂的诗章的。神游故国,和山坡上的树木一样多的谜团会缠绕着你,怎么也走不出来。

  历史往前发展,路是人走出来的;天上的太阳照过古人,而我们也会成为未来的古人,走脚下的路才是正理。是佛在召唤吗?是也不是;不是你走啥?我走我的路。来了,就不可错过,错过了就是一生。佛在山上!不是吗?你看那不辞辛苦往山上去的人,他们是去朝拜心中的佛吗?是。那佛来自心中,山上是一个境地,一个境界,一个用行动去寻找的大光明。

  我们开始上山,走的是新修的石阶山道。越过瑶峪河,便走上了由青石铺就的路,看来这次修筑道路的工程的确不小,但说脚下的铺路石就非同凡响。这青石非一般青石,它是由盛产磬石的耀州东山而采,而且每块石头都是经过切割和雕凿的,尺寸大小皆有规定,因而铺就的道路整齐平整。路的两边树木森森,先是由人工栽种的贵重树木,接下来便是槐树林和油松林。起初上山,还觉得有台阶,比较轻松,但并没走多远,就有了力不从心的感觉。    此时,我感叹古人当初在这儿构筑寺院,他们最初并不会因山高路遥而去想太多的困难,而是他们那颗“唯我独尊”的佛意在支持着他们,心中无困难,自然也就没有不可阻挡的魔障,一切都在心佛的支持下进行,而且是那么的逍遥呵!

  气喘吁吁,满身大汗的我,建议戈文,休息休息再走,他也同感。我们坐在石阶上,点上一支香烟,感觉浑身通透的舒服。建铜对我说,别人画山水都是画得高山流水,你咋不能画一幅由高处俯瞰而又把远景表现出来的画卷呢?这个建议很新颖,但是这种构图法不是没有,但让我来构图,我却有些茫然。无论什么事情,得需要自己进行尝试,只看别人的,有时并不在意,一旦轮到自己,就有了问题,可见什么事都得亲自实践,只靠平时的走马观花,还真的不行。我看戈文对路上行人很注意,尤其是腰弯成弓一样的老人,还有步履蹒跚,似乎病人的行者。我便觉得他真是位有心人!留心处皆学问。这里我简单的介绍一下他:

    戈文擅书法,更擅长绘画,这一点别人不一定知道,只知道他的字写得好,还是印台区书法协会主席呢。其实,他做起画来,得心应手,尤其画人物画,大概是我见过画人物画最为潇洒的画家了。他画画使用写字的毛笔,只打腹稿,从不见他用铅笔或者碳条勾勒,而是起笔就画,一气呵成。我觉得他颇具绘画天才!他很有才华,而且深藏不露,据我的察人经验,这才是高人,有真才实学,绝非泛泛之辈。

    我俩一起谈论时,他有个口头禅,叫做“野狐禅”。我不解,问他何为“野狐禅”,他便给我讲了个有关野狐禅的故事。他说,古时候有个著名的禅师,叫做百丈禅师。百丈禅师每日上堂说法,发现常有一老人,并随众而来,随众而去,听法倒是认真。却有一日,众人皆去了,他却站着不动。禅师问,立者何人?老人说,我于五百年前曾住此山。有学人问,大修行人还落因果否?我说不落因果。结果堕在野狐身。今请和尚代一转语。禅师道,你只管说来。老人问,大修行人还落因果否?禅师答道,不昧因果。老人闻说,顿时大悟。告辞时对禅师说道,我已免脱了野狐之身。我住在山后。这里,我恳求禅师,请依照亡僧礼烧送了吧。第二天,百丈禅师让众僧到后山找那个亡僧,众人还不解什么意思,因为庙里没有那个人死了。于是,禅师就带众人去寻找,在山后大盘石上找到一只已死的黑毛大狐狸。并在斋后,按照送亡僧礼将之火化了。佛教的修因证果,正是因果规律的体现。老人以为修行人可以“不落因果”,恰恰陷入了邪见,属于“大妄语”,结果受了“野狐身”之报。这便是野狐禅,后来人们泛指为歪门邪道。

    佛学渊源,我们凡夫俗子能知道多少呢?不过道听途说而已。不要说禅悟了,大白话,有时候也会弄得稀里糊涂,真实愚昧啊!我等来仙山,只为山河秀丽,陶冶性情,不可能悟禅得道,因为我们没有慧根呀。抑或跟山道上前来的芸芸众生一样,亦是混沌一团,有待开云拨雾,指点迷津呢。我知道爬山得需要努力和勇气,毅力也得齐备,不可能突然之间便可以腾云驾雾,登上顶峰。没有慧眼,但是凡人所见,也知道面前的大香山,山有万顷林海,并崇山峻岭,云雾缭绕,至于山中泉、溪、瀑、潭、湖、河等,秀丽异常,美不胜收。还知道,有“大明万历二十五年七月,承德郎陕西西府通判邑人真予白宏撰写的《白雀寺修伽蓝殿记》中提及的‘汉明帝时佛始入中国,春秋无佛,安得神女为大悲菩萨乎’;照此说法,神女是在佛教没入中国以前成为大悲菩萨的。”历史漫长,曲曲折折,就如脚下山路阶梯,虽然蜿蜒,但却一直向上,穿入云间。

    三

    林中传来不歇的蝉鸣,也似乎在为游人歌咏着禅的意境。我便联想起来,此蝉是彼禅吗?为何称之为禅?因而我发现这大香山的蝉也的确多,越往山上,蝉就越多,树杆上伏着的,天空中飞着的,很多很多。因为它们的飞行速度并不快,也不灵巧,甚至还显得有些笨拙。而且这种蝉大约只有在子午岭才有,虽说体型不是很大,但其鸣叫之声却不小,倒是一个别有的景致。这些小小的精灵们,它们是此地固有的吗?很久以前的苻秦有吗?那个美丽的公主初来咋到时有吗?范宽路过这里时有吗?慈禧太后上香时有吗?他们的那个时候,这里的风光是否比眼下更为秀丽呢?

  透过树枝,看到雄伟的山体,它是由亿万万颗砾石合成一个大块,绝非散沙一片,乱石堆砌。它也非同与其他大山,是由砂石或者青石,再或者是花岗岩构成。它是由亿万年前不断的地质运动而造成的,可谓沧海桑田。如果仔细查看,就可以发现那些宛如核桃、桃子、苹果大小的鹅卵石被紧密地粘接在一起,而且非常坚硬、牢固。伟大的造山运动使他拔地而起,矗立于天地之间,巍峨挺拔。且看在百丈危崖上古刹犹如一个个袖珍的建筑物,玩具一般被搁置在哪里。无怪历代到这里来的帝王卿相、饱学鸿儒们吟诗作赋,称颂不已。无怪乎范宽的《溪山行旅图》给人视觉是那么的有冲击力,是他对山石的理解,最主要还是他对道学一种诠释。雄伟的大山,渺小的人类,人世的艰辛,如果当着这超越洪荒的大山,思考人的力量和里程,就不难理解《溪山行旅图》了。面对这凝固的亿万年前的历史,怎不喟叹万千,怎不感到人为了一点区区私利,争得你死我活而感到可笑。也就愈加佩服曹雪芹的《好了歌》了,把个滚滚红尘讲了个一清二楚。山接碧霄,水从天落。山体上那个白色的水痕,不正是《溪山行旅图》里那座大山的瀑布吗?何时这里也有银河落九天的壮观图画呢。

   越走,山道越加陡峭,可整齐的阶石依然有致不乱。这会儿你就又会觉得人的力量也是无限的,虽然在大自然面前看似非常渺小,可是改变自然面貌,人类的力量,在我们这个蓝色的星球上当属第一。  佛是过来人,人是未来佛,这也是佛的禅意。佛祖释迦牟尼主张,“天上天下,唯我独尊”,也就是说,宇宙之中,人是独立的,理当顶天立地,自己主宰着自己的命运,什么力量也不可代替。这是佛对人类的最高褒誉。面对大山,感悟佛意,仿佛顿开茅塞,心境清静。我联想古人来此朝拜上香的情景,在没有现代交通工具,没有现代的柏油马路,甚至也没有一条像样的路的时候,人们踏着荒草,穿行于荆棘丛中,怀着一颗赤子之心,不远百里、千里、甚至万里地朝圣,祈求一个心愿,那该是何等的豪壮行色呢!他们怀着一个美好的愿望,怀着一个美丽的梦想,向着他们的圣地进发,不怕狼虫虎豹,不怕妖魔鬼怪,栉风沐雨,那又该是一种什么思想境界呢?古人的那种朴素思想和言行,是否很浪漫呢?我不知道,但艰苦是一定的。著名的唐玄奘就是一个很有代表性的例子,虽说他是去取经,但路途上的九九八十一难,用客观的眼光去看,绝对无须怀疑。

  大概这就是禅吧,以实际行动去诠释追求,那么这个过程不正是生命的灿烂花朵吗。心有莲花,自然到处莲花。即便是落入了尘埃的莲子,也一样会在菩萨的净水滋润下发芽、生长、开花的。过程是最重要的。这就是禅悟,要拿得起,更要放得下,最好就不要拿。我想起了李可染先生的大作《布袋和尚》,“行也布袋,坐也布袋;放下布袋,十分自在。”多么简单明了的禅意啊!想想现实中,我们谁能做得到呢?这就是重在行动的原因了。比如上山,少走一步,也不可能达到山顶,更别说高峰了。

  当我们来到山上,瞻仰了妙善公主修成菩萨之坐化处的奇峰洞。大约是星期天的原因,来这儿的人很多,大殿里熙熙攘攘,人头攒动,挤得密不透风。我们只能远远地观看莲花宝座上的观音法相,观音双目些微俯视,慈眉善目,手持净瓶,似乎在给芸芸众生挥洒甘露。其他诸佛,都是法相端庄,极具平和,使人不由得感到庄重。朝拜的人一个个接着跪拜,上香,十分虔诚。主事的僧人也在不停地敲着木鱼,精美的铜钟不是被敲响,悦耳动听。我注意到上香的人群里很多是居士,他们更是虔诚,而且他们懂得“规程”较普通的香客要多。

  在这香火缭绕的大殿里,我似乎听见了妙善的诵经声。那是千年的吟唱,那是旷古的虔诚,是自然的存在和自然的发展,也是人类大善的体现。在昭昭的日月之下,大光明将永驻人间,包含着血和泪铸就。我似乎看见在荒野的丛林中,妙善公主以一颗非凡的心,感动着上苍,她的真诚使山花开放,是冰河消融。千百年来的钟鼓为谁而鸣?千百年的梵音为谁而响?其实,就是这块土地上的人民在诉说着他们祈求的真善美啊!

  山悠悠,水悠悠,日子长悠悠;天高远,云高远,佛光照永远;江河长,日月长,梵音更悠长。

  因游人太多,故而,我们一行边上到了大香山三峰之首的西峰(海拔1430米)。因为此山独立于群山的环抱之中,就恰似一朵开放着的,巨大的莲花,而四周的山距离都比较远,就显得此山愈加的高险。眺望远方,山峦叠嶂,犹如万马奔腾;俯瞰四周,清晰的河流、蜿蜒道路、绿树掩映的村庄、斑斓的田亩,尽如画图一样,层次分明,雄伟壮观!天高云淡,鹰击长空,江天辽阔,清风吹拂,我们犹在瑶台,似有飘飘欲仙的感觉。我就想了一个久远的问题,那位美丽的妙善公主为救其父,以自身手眼付诸,当为彻悟,大悟也。若非有大慈大悲的心,哪里有看似随意的行为呢?大觉悟,大慈悲,不正是人世间应有的大善大爱吗?

 

2010年10月6日于天野斋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3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